当前位置: 9499威尼斯 > 情感专区 > 正文

住院

时间:2019-10-20 03:39来源:情感专区
在老家,孩子们都管奶奶叫阿婆,我的孩子在城里出生和长大,很少回老家,她不会说老家的客家话,也就不会用客家话叫阿婆,不过普通话的婆跟客家话的婆发音是一样的,她叫她奶

在老家,孩子们都管奶奶叫阿婆,我的孩子在城里出生和长大,很少回老家,她不会说老家的客家话,也就不会用客家话叫阿婆,不过普通话的婆跟客家话的婆发音是一样的,她叫她奶奶的时候不叫奶奶也不叫阿婆叫婆婆 ,我们这做媳妇称呼家婆一般习惯随着孩子叫。

有病就去看医生!有病就去看医生!有病就去看医生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暑假,孩子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婆婆上南宁来玩,婆婆说等大伯家收完稻子,插完秧就上来。

10.27  番茄籽白天有点咳嗽和流鼻涕,晚上突然咳得很厉害,有些哭闹睡不好,婆婆半夜起来给他熬了止咳的中药喝下,才睡着。

说实在的,我不是个好媳妇但也不是个坏媳妇,婆婆嘛,不是个好婆婆但也不是个坏婆婆,我这说的好坏可不是指人品,更不是指为人处世,仅仅是指我们俩之间的感情关系。

10.28  下午给番茄籽买了感冒药和止咳药,药师本来还建议买点抗病毒的消炎药,被我拒绝,一是嫌药贵,二是感觉抗生素对小孩不好。晚上服了药,番茄籽一夜安睡。

婆婆上来孩子自然很高兴,因为有人陪她玩,给她买零食,还宠溺的满足她的一些无理小要求。家里有人照顾孩子,我也乐得可以安心忙工作上的事。不过婆婆上来没几天就病了,先是感冒,吃了两天药说好了。

10.29  番茄籽早上还是有点咳。早上和中午都给他喂了感冒药和止咳药,白天不咳,感觉好很多了,晚上就没给他喂药了(也有自己懒嫌麻烦的原因,我真不是个好妈妈)。还跟婆婆说,番茄籽吃药好很多了,婆婆也赞好,说一有病就应该及时吃药,好得也快,拖久了变严重了,就要花更多的钱吃更多的药才会好。我听了不以为然,觉得病也要分情况,不是什么病都要吃药,有时小感冒什么的不吃药也会好。(就是我的自以为是害死宝宝了)

星期五那天,我刚刚起床婆婆她没跟我说什么就出去了,她以前在这帮我带孩子住过好几年,认识不少人,特别是我们老家哪上来这儿的老乡,她喜欢去找她们聊天,我也就没在意。

10.30  番茄籽早上还是咳,我又给他喂了一次感冒药和止咳药,白天见他没怎么咳,又自作主张给他减了药(也许还有自己的懒惰),中午和晚上没给他吃药。不按时按量服药,私自减药的后果,马上就会告诉我,我是一个多么愚蠢和懒惰的妈妈,我真的不配做人家妈妈。

中午,12点半下班回到家,孩子有点不安的跟我说:“妈妈,婆婆她去买菜怎么买这么久都不回来?”

10.31  番茄籽早上还是咳,我决定还是把药给他吃起来,吃好为止,可是为时已晚。早上和中午都按时喂了药,到了晚上,番茄籽不想吃饭,我还因此生气发脾气,说他不乖,完全没想到他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不想吃饭。婆婆抱着他,感觉他身上很烫,怀疑他发烧了,我自己摸一下,觉得还好就是比平时热一点,还跟她说有时额头热身体不一定会发烧,婆婆坚持说番茄籽发烧了,我当时还不信。婆婆当时说带番茄籽出去玩,顺便去打一针,在她的潜意识里,一生病就要打针,没有别的办法。我一听就火了,说什么打针,番茄籽之前打了多少针,打针都把人给打坏了,要去看病我自己带他去。婆婆听了之后也没吭声,然后我缓和了语气跟她说,你可以去药店买个温度计给他量下体温,看到底有没有发烧。婆婆带番茄籽出去了,我还淡定地在家里洗了个澡(我是有多固执,多自以为是,事实会证明我是个多么粗心、多么不负责,多么愚蠢的妈妈)。

听孩子这么一说我也不安起来,追问道:“你婆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回过家吗?”

后来到底是有些担心,万一真发烧了怎么办?洗完澡穿着短衣短裤背个小包,就出去找他们,刚好在路上碰到他们祖孙俩,婆婆背着番茄籽慢慢地走着,当时我心里还有点鄙视,怎么那么喜欢背,都三岁多自己会走了(我心里是有多瞧不起这个婆婆啊,不管她做什么,总感觉有点不顺眼;我又是多么骄傲自大啊,自以为上了大学,就以为高人一等一样,什么都懂,什么都比别人好;我又是一个多么自私多么心胸狭隘的人啊,婆婆辛辛苦苦打工赚钱,自掏生活费养我们母子,回来还不辞辛劳地天天给我们做饭菜,我为什么还是看她不顺眼,不能好好跟她相处呢,就算是陌生人也会被感动的,我竟然连一丝一豪的感动都没有,更不用说感激了,我的良心是被狗吃掉了吗?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这么硬的?即使不能拿她当亲妈,两三年的相处,不说她为了我,为了她自己的儿子和孙子,也付出了不少,也帮了我们不少忙,拿她当亲人总是应该的。亲人就不应该在心里看轻,亲人就不应该不放在心上,亲人就不应该不关心,亲人就不应该冷言冷语相对)。婆婆就买了个体温计,我问她为什么不在药店给番茄籽量体温,如果发烧了也好拿些药吃。最后,我们在路中间的一个小卖部给番茄籽量体温,结果,结果就是番茄籽真的发烧了,而且是高烧38.7度。我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。

“嗯,没回来过。”孩子肯定的说。

一看到发烧,我们当即就抱着番茄籽准备去药店拿药(如果我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不那么粗心,不那么自以为是,当即带他去医院看急诊该多好,及时医治,也不会到后来演变到不可控制的地步)。婆婆问我是去药店还是诊所,我想了想,说去诊所。然后我们去了离家最近的诊所。

这不对呀,虽然婆婆喜欢出去跟人聊天,可也没有聊这么久的呀,况且我们要上班挺忙,见她有空就给她钱让她帮买菜,她不可能十二点半还没买菜回来呀,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啊?这么一想我心里暗暗一惊,忍不住马上拨打了她的电话,可电话铃声就在客房的床头柜上响了起来,她没带手机出去,其实我也知道她上我们这后,一般不带手机出门,因为菜市扒手多,我就挨过两次,一次被掏了钱而我浑然不觉,一次被掏手机让我觉察到大喊一声把扒手吓跑了,至于婆婆她有没有挨掏过口袋和包包我不知道。她没带手机我就无法联系到她,就不知她一整个上午到底去了哪儿,就不知道到那里去找她,真让人着急让人不安。

是个男医生接待我们的。他先问了小孩的情况,然后用听筒听了听胸部,接着又拿出竹签和小电筒想要看番茄籽的喉咙。他叫番茄籽张开嘴巴,叫了几次番茄籽都不听,也不配合(番茄籽要是会听会配合就好了),还很抗拒,感觉他就有点不耐烦了,最后是在我们的帮助下,硬撬开了番茄籽的嘴巴才得以检查。

我孩子她爸最近特别忙,整天不着家,告诉他他也没空回来,白让他担心实在是没必要。可我必须得出去找找,不然万一真出事了可怎么办?

医生说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,需要打两三天针,说着就要开单。我一看立即说,能不能不打针,只开点药吃。他说打针快一点,吃药很慢,就像你家里着火了,火很大没法控制了,你拿个桶去灭火又有什么用,必须要用灭火器啊。医生当时的比喻其实是很恰当的,番茄籽的身体已经着火了,而且已经很大了,必须要打针才能控制。可是,当时我的自以为是,我的自大,我的粗心,我的不重视,还有我对小诊所医生的轻视,让我放弃用小的代价灭火的机会。我根本不信任小诊所的医生,也不听他的,不用脑子直接就跟医生说,你给我开点药吧,我不要打针,我明天带小孩去儿童医院看,反正我每天都要去的。旁边一女医生一听我这么说就笑了,天天去医院?不知道她是嘲笑还是什么。而那个男医生当场脸色就跌下来了,很难看很不高兴的样子(想想也是,有人来找你看病,虽说只是个小诊所的医生,也不喜欢听到有人怀疑自己的医术,你既然怀疑,又何必来这个诊所看呢)。其实我当时就想到自己说错话了,可是话已出口,想收也收不回来了。医生见我如此,也不想跟我再多说什么,低头把单开好,叫我们交费拿药。护士小姐用量杯拿了一种红色的液体交给我们,让我们给番茄籽服下,然后又包了6小包药给我们,我们拿了就走了。整个问诊过程都是我在说话,婆婆在边上插不上话,她其实一直相信打针就会好,想要给番茄籽打针,可是又自知拗不过我,所以也保持沉默。

先去找那几个跟她熟悉的老乡问问,可问了人家都说今早没见过她,真是急死人呀!突然,我想到前两天她感冒我跟她说过,叫她感冒如果吃药不好就到菜市旁的XXX诊所去看看,去输液,因为那医生对治疗伤寒感冒还是比较有经验的,我们家孩子每次感冒发烧去打了吊瓶立马就好。

回来的路上,根据以前的经验,考虑到番茄籽晚上可能会反复高烧,我又去药店买了退热贴和退烧药,还问了药师这种情况是不是要打针。药师给我解释了发烧的机制,说是病毒感染引起扁桃体发炎,才会咳嗽和发烧,发烧就是身体的免疫力在与病毒抗争,身体的体温才会升高,但是又不能让它升得太高,那样会对身体造成损害。病毒感染几天内都会反复高烧,只要吃些抗病毒和消炎的药就会没事的,过度打针也不好。药师的解释和不用打针的建议,跟我心里的想法一致,所以我很满意,边听边连连点头。终于有人跟我想的一样了,我觉得只吃药不打针的想法更对了。回来的路上还把药师的话,跟婆婆也说了下,其实只想证明可以不打针吃药也会好。还说,我宁愿去儿童医院多花点钱(真是一语成的,后来我会知道并不只是多花一点钱就了事的),也不愿在这样的小诊所给小孩打针。可是,药师的话怎么证明是对还是错,实际情况才能证明对错呀。

去到到诊所我仔细看了,也不见她身影,这下我真的是急坏了。

一到家就给番茄籽喂了医生开的药,并安抚他睡下,并用温水给他擦身,物理降温。知道他还会发高烧,自己也没怎么睡,时不时摸摸他的额头和身体。到半夜果然又发起烧来,一量38.5度,高烧,马上给他喂美林,等身体发汗,又用温水给他擦身体,顺便物理降温。小家伙特别敏感,想给他贴个退热贴,刚碰到他的额头,他迷迷糊糊地伸手就拿下,试了几次都不行,就不再给他贴了。当时小家伙不舒服,哭闹起来,婆婆过来看,烧得这么难受,打针会舒服点,可是我没理她,还跟她说,番茄籽小时候有一次也是晚上发高烧,赶到龙岗中心医院,护士小姐也只给他吃药,同时泡脚物理降温的啊,也没有打针嘛。有过以前的经验,我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的处理方式是对的,听不进别人的话。殊不知小孩每次生病,情况都是不一样的,不能一概而论,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见那医生这会正闲着,就惴惴不安的问她今早有没有一个七十来岁,叫XXX的老奶奶到这来看病,那医生胡乱的翻看了一些诊单说没有。

我的自以为是,我的目空一切,我的狂妄自大,把我最心爱的宝贝就这样一步一步推到了地狱的边缘。

一个在帮病人打针的护士打完针直起身子说:“XXX,她来过啊,刚刚输完液叫我帮拔针,说要去买菜回去给媳妇做饭。医生听她这么一说便仔细翻看了一下诊单说:“哦,刚才没看到,是有,发高烧,39度5,挺严重的,她明天还得再来输次液,要巩固巩固病情才能好彻底。”

11.1  早上六点多起来,洗漱好,七点就带番茄籽出发去儿童医院。小家伙精神不太好,不高兴,也不爱说话,也没有平时活泼。出发前,婆婆问要不要给番茄籽吃一次药,这个时候我又自以为是自作主张了一把,我说要吃完饭再吃药,而且要查血样,先不吃药。我的自以为是,我的自作主张,我的固执愚昧,我的粗心大意,把番茄籽最后的稻草也推开了。

谢过医生和护士我忙往菜市走,暗想,病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,还去买什么菜,这不是让人不得安心吗。

8:30  挂了9点到9点半的发热门诊。看还有时间,我居然还趁着间隙带番茄籽去七楼做了磁疗,也不管他是否舒服,还撑不撑得住。早上给他泡的牛奶一口没动,都进了我的肚子,只吃了我给他买的两个小馒头。没精神,没食欲,脸色差,这都是很明显病重的症状,可是我这个猪一样的粗心妈妈,一点都没发觉,一点都不重视,不立即带他去看病,还带着他跑这跑那的,真是头蠢猪啊!

菜市挺大的的,转了两三圈也没见她,没法子,只好先回家看看。

9:30  轮到我们看的时候,女医生也跟诊所的男医生一样,问情况,听诊,看喉咙,然后开了一张化验单去扎手指验血。扎手后,需等半个小时才能拿到结果,趁着这间隙,我又带着番茄籽去做脑超,真是一丝空隙都不放过啊(鄙视)!

回到家,只见婆婆已经坐在沙发上休息了,想抱怨一句她不该有病不说让我们担心,可又觉得抱怨一个病人,还是个生病了的老人实在是不妥,终没说出口,只是问了句:“你输了液好些了吗?还发烧吗?”

10:30  拿到结果。我一看好多的箭头啊,好多指标不正常,可是我都看不懂,只知道不正常,并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当时心里也没太担心,觉得并不会怎么样。拿给女医生看,医生一看说,白细胞指标怎么高,要住院。我一听人都蒙了,又要住院?!问医生一定要住院吗,能不能先打针,他才出院没多久啊。医生很肯定的回答说,这种情况必须住院,白细胞这么多,怕会有并发症,万一感染白血病了怎么办,他之前是做什么手术住院了?我边听她说,眼泪都快出来了,哽咽得说不出话,等眼泪终于流出,才轻声答到,是鞘膜积液手术。不知道医生有没有听到,医生面无表情,而我已经哭了,旁边围着好些家长,都看着我,我也不在意,带着番茄籽出了医生办公室来到外面,眼泪直流。。。为什么?为什么又要住院?他才那么小,怎么受得了?

她说:“好多了,不烧了。”

接着,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,先给孩他爸,然后是姐,再然后是我妈,最后是孩他奶奶。给孩爸、姐、妈打电话,我都是哭着说的;给孩他奶奶打电话,我没有哭,大概是不想在她面前表现我的脆弱。婆婆一接到我的电话,听到消息后,开口第一句话居然是“你告诉我有什么用,我能帮到你什么?”我听了好生气,我不是打电话告诉你孩子的情况么?你是他奶奶,我告诉你他的情况不是理所应当的么?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还有其他目的不成?只怕你是担心我又要借你们的钱给孩子治病吧?之后她就开始唠叨:我早就跟你说了,有病就要趁早治,打一针就会好的,你偏不偏要去什么好医院,还不是一样,病拖半天甚至一个小时都不一样的,我有经验的,你看现在弄成这样,又要花好多钱打好多针吃好多药了,孩子还受罪。听她似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,我也无话可说,我确实错了。亲妈跟婆婆确实不一样,亲妈在你无助的时候会第一时间给你安慰,叫你不要着急,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,需要住院就去住;婆婆第一时间会数落你的不是,埋怨指责你的不对,花钱给孩子治病对她来说是很为难的事。

“哦,好些就好,医生跟我她说叫你按时吃药,明天再去输次液 ,要巩固巩固病情才能好得彻底 ,你先进房休息一下,我弄好饭菜再喊你。”我说完便赶紧进厨房去洗菜做饭。

幸好当时姐在那,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(事实上家里已经也没有什么钱给我带),根本交不起住院押金。跟姐一说没带钱,姐说我带了卡,先帮你交,毫不迟疑帮我交了押金,办好住院手续。不然,等孩他爸或奶奶过来交钱,都要拖到下午什么时候了,孩子已经等不起了,必须尽快住院治疗。真的很感谢姐,本来是特意过来带东西给我和番茄籽的,谁知碰到了这样的事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给我最需要的精神鼓励和物质支持,要是当天她不在场,我最心爱的番茄籽不知道还要受多久的罪。

第二天,是星期六,我问婆婆头还烫不烫,要不要帮量量体温。她说不烫了,不用量,我也不勉强,就从包包了掏出两百块钱塞给她道:“呆会你自己去诊所输液吧,我要去上班了,不严重我就不陪你去,你不用心疼钱,有病就得去看去治,如果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给我。”

11.1  12:30入院。低烧。扎了3次留置针头,一次无效,一次没用多久;抽了4/5管血检查,血都是挤出来的。扎针抽血的时候,番茄籽反抗的厉害,力气大的惊人,四个大人按住他才行,撕心肺裂地哭,边哭嘴里边重复地说:“奖励棒棒糖,奖励棒棒糖,奖励棒棒糖……”他虽然爱吃棒棒糖,我知道他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,他只是不会表达他的痛,却记得上次住院护士姐姐给他扎针抽血时会奖励棒棒糖,所以他才只会说“奖励棒棒糖”。整个过程他只哭着不断重复着这五个字,他好痛,好可怜。我也好心痛,好心疼,泪水直流。还开了大小遍化验单。2:00开始输第一瓶青霉素消炎,接着输葡萄糖补充体力,最后再打第二瓶青霉素消炎。番茄籽一整天都没什么胃口,也没吃什么东西,但安静很多,没有哭闹。

这一天白天没事 ,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,婆婆突然说她的脚不舒服,说脚掌热辣辣的痹痛,我说不舒服那就赶紧去医院检查看看吧,可婆婆说这么晚了还是等天亮再去吧。我想想,也是,医院这个时候只有急诊的值班医生,去了也没办法仔细检查,不如等明天天亮再去。

11.2  体温正常,只是咳嗽。昨天各种抽血检查结果大部分已经出来,有细菌感染,其他都还好,高烧没有损害到内脏。跟昨天一样,输3瓶药水,只是中间的葡萄糖改成了营养液,2瓶青霉素不变。上午青霉素和营养液,下午青霉素,两次青霉素之间至少要间隔四个小时。

我打了一盘水放了些舒筋活络的药酒让婆婆先泡泡脚,问:“你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?”

11.3  体温正常,咳得厉害。检验结果全部出来,检测出EB病毒,医生说影响不大。3瓶药水跟昨天一模一样,输的时间也一样。输完所有的药水后,复查手指血。

“有过两次。”婆婆应。

11.4  复查结果良好,白细胞血象指标回到正常值内。主治医生说今天可以出院,开了抗病毒和消炎药,止咳药以为门诊医生开了,就忘记开了,要我们自己去药店买。一周后复查手指血。

“那以前医生跟你说这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?”我追问。

终于出院了!终于出院了!终于出院了!开心的事情说三遍!

“医生说是因为血脂高,血行不顺畅引起的。”婆婆说。

“哦,那很难受吗?实在难受现在就上医院去看看吧”我说。

“太晚了,算了,明天天亮再去吧。”婆婆犹犹豫豫的说 。

一夜难眠,估计婆婆也是睡不着,因为客房里一直有响动。

第二天,我带着婆婆来到离家比较近三医院,因为是星期天,医院里坐诊的医生很少,只开了急诊,而且医生还要先到住院部查完房下来才能给病人诊病。

坐等了许久,好不容易才看上病。医生不怎么细心的随便问了问病情,就开了诊单让先去照脑部CT和验血,说验血检查血糖血脂要验两次,先空腹去抽血验,抽完一次血后赶紧去吃东西,吃完回来再抽一次血验,还说照了CT、抽了血要等第二天结果出来才能对症下药。我跟医生说我婆婆脚那么难受不能先开点药给她治治吗?医生说不知道是什么病我怎可以乱开药,出了事怎办?没法子,只能按医生说的去做。

瞎折腾了一天没做什么治疗,照完、抽完血回到家,看婆婆难受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。就去打了一盘热水放了一些舒筋活络的药酒进去跟婆婆说:“你先烫烫脚,按摩按摩一下去休息吧。”婆婆没说什么,照做了。

晚上,我孩子她爸回来进门就问:“今天去看,医生怎么说,打针吃药了吗?好了吗?”

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婆婆就很不开心的说:“只是检查又没下药怎么会好。”

“哦,那就再用热水烫烫脚,明天再去。”

“烫了,没什么效果。”婆婆叹气。

人病了就会难过、难受,就会心情不好 ,而我们都不是医生,不能帮着摘除婆婆身上的病痛,只能跟着难过、难受。

编辑: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:住院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