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9499威尼斯 > 情感专区 > 正文

爱在失忆的日子(41)

时间:2019-10-25 02:57来源:情感专区
每天都能看见他,这对于她来说,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她每天都会叫他一起去上学,而他则离她很远,他怕她被别人笑话,说她早恋。他总是那样的为她着想。 她总会在包包里装很多

每天都能看见他,这对于她来说,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她每天都会叫他一起去上学,而他则离她很远,他怕她被别人笑话,说她早恋。他总是那样的为她着想。

图片 1

她总会在包包里装很多好吃的东西,她希望一见到他就会拿出来递给他吃,她喜欢看他吃得笑嘻嘻的样子。

全目录|【爱在失忆的日子】

她的生日在春季,他总是会带她去很多地方玩,去放风筝,去给她美美的照片,他们一起并肩看日落,彩霞。会在每年春季去踏青,夏季看夏花,秋季看枫叶,冬季看雪花。一经几年,他还陪着她……

上一章|【连载】爱在失忆的日子(40)

他们上了大学,他们虽然不在同一所学校,但是他每周都会去找她,陪她聊聊天,说说话。她想他有时会想到头疼,但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想,她喜欢他迷人深邃的酒窝,和他灿烂的微笑。她还是那样的爱他,她会把生活费余出来,去做兼职,她和闺蜜一有空就会给他买衣裳,做好吃的等他。他也会每周不管室友的叫唤,叫他出去玩玩,他总会笑笑说:我要去陪她,否则她会想我的。


他会温柔的吻她的额头,她也会像小猫一样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,他们都想:希望这样一辈子。

又是一个不眠之夜,顾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回想起几个月前和杨凯告别时的情景,顾羽又泪如雨下。

那年,他不再每周回来,他去了老家实习,她留在学校,她无意间发现头疼,她一个人悄悄的去医院检查,结果是枕大池囊肿,如果持续恶化会压制到视觉神经,可能会导致双目失明。她很害怕,她无力的走回了家。瘫躺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。

杨凯那无助忧郁的眼神,那欲言又止的孤独,那压抑又绝望的悲痛……这些画面曾经多么真切的出现在顾羽的眼前,可是当时的她却被嫉妒和猜疑冲昏了头脑。作为在一起相处了七年的恋人,顾羽居然丝毫察觉不出杨凯那隐忍的伤痛。这是何等的悲哀啊!

时间越长,头疼的次数越多,她会感到眼前一阵晕眩,她的心里一阵阵不安,这时,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。她艰难的拿出电话,吐出了她这一辈子都不愿说的话:我们分手吧!她挂了电话,哭得不可开交,几次都差点晕过去。他也哭得昏天暗地,便不顾一切的从老家赶来。她为他开了门,他一脸憔悴,她心疼得都快碎了。他一把抱住她,他问她为什么?她却哭着不肯说。

顾羽惭愧又自责,可是事已至此,后悔和难过已经没有意义。必须见到杨凯,要呆在他的身边好好照顾他,做一个合格称职的爱人。只有这样才不枉他这么爱她。两个相爱之人如果不能同甘共苦,爱情的神圣意义又何在呢?

几天后,她骗他她有了别人,他心疼得差点崩溃。他的双腿不听使唤,便扑通的跪倒在地。她也无力的倒在地上,她却倔强的不肯说半个字。

杨凯福大命大,他心底善良,为人正直,他一定会好起来到。难道不是吗,他现在不都好了吗?以后也会没事的。顾羽坚信杨凯会好起来。以后她要天天给他煮好吃的,天天都顺他的毛,再也不和他逗气了。顾羽想着想着,悲切中又有了些许甜蜜。

那时,她也在四处的打听治疗,她把自己的状况说给了学医的表姐听,表姐说可能要手术,不过手术过于危险,存活率较小,她听了无法接受,蹲在角落痛哭起来。良久,她拿出电话,准备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他。

可是这个淘气的家伙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呢?竟然还学起她来了,一生气就关机。难道不知道这是最愚蠢的低智商表现吗?

他溃不成军,他走了,去了很远的地方。她去医院准备接受治疗,可是医生却不愿为她开刀,便给了她很多药,让她好好休息。一段时间过去后,她明显的有了好转,她和姐姐去医院,医生告诉她她已经不用接受开刀,只要能控制囊肿的变大,是没有多大的问题。

顾羽又恨起自己来,怎么会把杨凯的微信都给删了呢。唉!这只手可真贱啦。好了,为了爱,她得变得柔和又大度起来。顾羽又重新添加了杨凯的微信。她就这样一直抱着手机,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,等待杨凯接收验证好友。

她回到家,不停地联系他,可是他还是关机状态,经过苦苦的寻找,苦苦的嘱托,终于从他朋友知道了他的下落,可是他,已经不愿意再回来。她给他每天都打电话,他的不忍,他又回来,但是现在的他,变得不爱说话,心里老是有着疙瘩。

快点啊,亲爱的。顾羽的心"咚咚咚"地打起了打小鼓。她想,杨凯一定是正躲在哪个旅馆里因她而生着闷气。十点多了,也许他现在正在洗澡,那就等等吧。可是十分钟过去了,三十分钟过去了,一个小时过去了。手机屏幕始终没有一点动静。

她几次都想向他解释,可他已经伤透心扉,根本听不下去,她便从此不说,他也从此不问。她以为,这一切,就这样结束,可以重新来过。

杨凯可能是把她当成了陌生人,他肯定没有想到她已删了他的微信。当然更加想不到是她又要回过头来重新添加他。顾羽现在只想着杨凯的好,不管他怎么对她,她都不怪他,也不生他的气。还一遍遍在心里帮杨凯辩护着。之前都怪她自己不好,让杨凯独自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。以前她总是狭隘又偏激,现在她发誓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和自以为是了。

可是,他每天都会做噩梦,每次都会梦见她离开了他,每次醒来都是泪流满面。他决定离去,可看见她伤心的脸,他便强迫自己留下来。后来的后来,没过多久他会想离去,因为那个所谓的噩梦一直缠着他。

顾羽整个晚上都抱着手机等待杨凯的消息,一直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了。

今年春天,她的生日快到了,她发现他在躲避她,他好像有了新的女朋友,但她却什么也不知道。直到他给她说:分手吧!她打了一个很长的冷颤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她崩溃了。她蜷缩成一团蹲在角落,她没有哭出声音来,只是一直默默的流泪,她已经想到,他走了,不会再回来!他想起他给她说的话:分手了,如果想我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。她说:我永远等你回来,不管等多久!

一大早那撩人的心事又将顾羽催醒了。她早早洗漱好,在镜子前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。幻想着和杨凯重逢的场面,顾羽的胸口仿佛揣了只小兔子,激动的心情难已言表。

他沉默许久,声音沉重的说:好!

顾羽把自己今天要去和程东鹏领结婚证的事都给忘了。与其说是忘记,倒不如说是刻意逃避。妈妈还正在煮早餐,她已背着包包出门了。

她拿起电话,很想给他打,她想告诉他她很想他,但是她又那么怕他讨厌她,于是她忍住了心中的思念,便痛哭起来。她哭昏厥了几次,又从昏厥中醒来,脸颊的泪点还沾着长长的头发。天慢慢的亮起来,余晖洒在她的身上,把她的头发照得金银透亮。她抬起头,和曦的阳光射进窗帘,她并没有感觉到温暖,反而觉得丝丝冰冷。

妈妈望着顾羽那心急火燎的样子,既高兴又好笑。今天这个让人操碎了心的闺女可总算开窍了。

她慢慢的起身,麻木的四肢却不听使唤,一个趔趄把她摔倒在地。她慢慢的爬起来,她恍若看到了一些白色的丝线。她楞住了,用麻木的双手托起那些白色丝线,她两眼瞪得大大的,她的青丝在在一夜之间已经花白。她不相信,退后了两步,带着血腥的大喊了声:不……便扑倒在床上,用被子裹住头,痛哭起来。

"顾羽,民政局还没开门呢,不用这么着急。吃了早饭再去也不迟。"妈妈望着顾羽急匆匆的背影,满脸的笑意。

随着她的哭喊声,电话铃声响起,她把头露出来,是他打来的电话。她平息了一下情绪,强笑着开口和他说话。他听出了她的声音像哭过,心里疼得似针扎,但他并没有心软,简单的问候几句便挂了。就这么简单的几句,足以让她从绝望走到了希望,她认为他是爱她的,所以,她准备去找他。

“呃,喔,我……我先出去买点东西。"顾羽紧张慌乱地应付着妈妈。

她打起精神,每天都吃得很多,但是却奇迹般的在几天内瘦了好几斤。她把白发上了黑色,梳了中分,着一身可爱粉,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去找他。天公不作美,在去的路上堵堵塞塞,到了他的城市时,已经快十二点了。她拨通了他的电话,他便来接她。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,倍感陌生,他点了点头,把她带去了最爱去的那家酒店。

谢天谢地,一切都按着原先预想中发展着。妈妈在心里庆幸着,还好杨凯没有来添乱,还好杨凯打过来的电话没有被顾羽接到。真得感谢神灵保佑,一切才这么顺心如意。妈妈给家里各路神仙都上了香。磕头,祈福,还愿。

她疲惫不堪的走进浴室,开了温水尽情的冲洗自己,她闭上眼睛,让那些水慢慢的温润她的每一寸肌肤。她洗完澡出来,他早已睡去。她望着眼前的他熟睡的样子,泪水戛然而下。

九点钟程东鹏来到顾羽家里,准备接顾羽去民政局领证。他兴冲冲地站在客厅等待顾羽出来。

她一夜未眠,他醒来伸了个懒腰,看着她两个黑黑的眼圈,心疼的问:昨晚没睡好?她说:是没睡。话罢,便安静下来,静得让人窒息。她静静地看着他在收拾一切,他起身暗示她出来,他们退了房,他说:我带你去看电影吧?她点点头,但她心里突然害怕起来,她怕这将是她和他的最后一场电影。走着走着,她便停下了脚步,他看出来她并不想去看电影。便带她找个地方让她休息。

程东鹏不愧是个称心如意的好女婿,他给岳母带来了一个电动保健按摩仪。他把礼物虔诚地递给岳母大人。望着眼前这位神采奕奕的女婿,岳母满脸笑容地安顿程东鹏坐下来喝茶。

她悄悄的走在后,趁他不注意从小卖部买了一瓶酒,她便很快的尾随着他,而他并没有发现。在酒店,他去洗澡,她便拿出酒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,她酒量不好,才一点,她便醉倒了。等他出来,她已经迷糊不清了。她望着他,她发泄了她所隐藏的一切,他呆呆的望着她,而她却喋喋不休对他撕喊。她不停地哭,不停的闹。他突然紧紧的抱住她,他责怪她为什么不早一点给他说。他便失声痛哭起来,他误会她,他心疼她。

可是,顾羽去了哪里呢?她不是七点四十就出去找东鹏买东西了吗?怎么东鹏好象还什么都不知道。顾羽一大早就神色慌张,举止反常。为什么没能及时阻止她出门呢?为什么这么疏乎呢?妈妈一个劲的在心里埋怨着自己。

第二天,她头微疼,他温柔的抱着她,轻轻的浅吻着她的额头,他向她保证,这一辈子也不会离开她。她轻轻的一笑,这是她这段时间笑得最开心的一次。

妈妈的脸上倾刻间乌云密布,全身的血液直往头顶上涌,她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。她双手扶住桌子,三分钟过去了,总算缓过神来。心脏病却又给这个不省心的女儿给气了出来。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着,久久不能平静下来。顾羽呀顾羽,你这个瓜女子,怎么能在今天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呢?

他为她去买早餐,手机落在了房间,突然手机铃声响起,她转过头拿起手机,慢慢的打开,突然弹出了一条暧昧的短信,那条短信内容,像一个女人在思念男人的情怀。她的心震了一下,她双手颤抖着,但她心里明白,这段时间,就是这个女人代替了她。她心里难受,但又想知道真相,便打开了他的扣扣,微信,眼前的一幕让她喘不过气来,但是她还是忍着,将这些内容看完。她沮丧的躺在上,慢慢的闭上眼睛,脑海里却去想着那些暧昧的画面,直到泪水慢慢的流在脸颊。

唉!怎么办呢,怎么向程东鹏交待呢?望着他那一脸无辜的样子,岳母大人的心都碎了。

他的脚步声走近了,她拭去了泪水,急忙跑进洗手间用水冲冲脸,好掩饰眼角的泪水。他打开门,呼唤她的名字,她在洗手间里应了一声。他走到她面前,温柔的帮她擦去脸上的水。她望着他眼前的这个人,心里万分不舍,她不敢相信的是,他有了女朋友,而她在没和他分之前,她却由原配变成第三者。但她还是强忍着,对他微微一笑。

妈妈回到房间给顾羽打了个电话。顾羽语速平静地回答着妈妈的问话,说她此刻正坐在开往杨凯家的大巴车上。妈妈好言相劝,苦口婆心,希望顾羽能快点回来。希望她别再犯糊凃了。可是顾羽沉默地挂断了电话,她去找杨凯了,什么都不顾了。

在吃东西时,那个女孩打电话来,他急忙挂掉,她却张口说,没事,接吧!他仿佛感觉到她知道了一切,他便紧握住她的双手,说: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,我会处理好一切,相信我好吗?她没说话,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。她便埋着头,含着滚烫的泪水嚼嚼食物。

妈妈最了解自己女儿的心性了,顾羽如果铁了心要去找杨凯,这可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劝说杨凯放过顾羽。可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听她的,眼下又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。报着试试看的态度,她低着姿态拨打着杨凯的电话,没想到还真给打通了。杨凯居然还鬼使神差地接听了丈母娘的电话。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情结,没人能懂。

他送她离开,在车站,他等车开走了,他才离去,她走时。他给她说了很多话,最让她感动的是:定不负卿!她期待着,她等他给她实现一切。

丈母娘将心比心的比说了一通,杨凯一直沉默地听着。如果去谈判,这位丈母娘绝对是个高手。她认准了杨凯的弱点,知道他爱顾羽,便让他真心爱顾羽。杨凯倒也很受劝的,也许他在心底还是很认同这位长辈的观点,他在那头"嗯嗯"地应着丈母娘的说教。杨凯哀叹着自己的不幸和无能,违背初衷地接受着天意的安排。

她回到家里,她累了,她躺在床上,慢慢睡去,梦里,一切美好,只是那一头青丝,慢慢的变成雪花……

至于后面的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,一切都听天由命。这位能言善辩的丈母娘和杨凯勾通完后,又去安抚程东鹏。程东鹏已给顾羽打过几个电话了,他心里很是恼火。试想还有什么事能比领结婚证更重要呢。可是顾羽偏要选在今天去办别的事,程东鹏感觉特别窝火和郁闷。

编辑:情感专区 本文来源:爱在失忆的日子(41)

关键词: